巨石·强森《勇敢者游戏》扮弱没难度

巨石·强森《勇敢者游戏》扮弱没难度


尼克·乔纳斯、巨石·强森、凯伦·吉兰、杰克·布莱克、凯文·哈特(从左至右)在影片中共同闯关。


  相隔22年,为致敬1995年的经典电影《勇敢者的游戏》、悼念已经去世的罗宾·威廉姆斯,由杰克·卡斯丹执导、巨石·强森主演的新版《勇敢者游戏:决战丛林》(后简称《勇敢者游戏》)1月12日登陆中国院线。

  当年旧版以6500万美元的成本创造了2.62亿美元的高票房,使得不少人都在观望用9000万美元拍摄的新版《勇敢者游戏》能否延续票房和口碑传奇。至截稿前,该片在全球获得5.3亿美元的票房,中国票房1.6亿元人民币。口碑方面,IMDb评分7.2,烂番茄持有77%的新鲜度,Metacritic评分58分,表现中规中矩。

  该片主演巨石·强森接受了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对于自己曾声称竞选2024年美国总统一事,他表示需要很多时间来准备,但这几年“电影还是第一位的”。对于出演《勇敢者游戏》里的青年“弱鸡”,大块头的巨石·强森笑称自己入戏比较容易,能够驾驭这种角色。

  

  新版

  不是翻拍而是续集

  2015年,索尼影业宣布重拍《勇敢者游戏》,并且定于2016年12月圣诞档在北美上映,但这个消息不被外界看好,尤其原主角罗宾·威廉姆斯已经去世,很多评论认为翻拍没必要。

  2016年1月,索尼重新调整计划,强森签约该片并担纲监制,他证实电影不是重启,而是续集。正如强森所说,《勇敢者游戏》讲述的故事很简单,4位被留校察看的青少年意外中发现一款电玩游戏,点选开始后却被带入神奇的电玩世界,他们发现,一旦开始,每人只有三条命,必须一步步闯关,寻找到拼图,归还绿色宝石,解除诅咒。同时,他们还遇到了20年前在镇上失踪的埃里克斯,几人需要合作通关才能回到现实生活中。

  对于拍摄,几位主创都用“兴奋”二字形容,“原版我们看过很多遍,这是我们的回忆,很荣幸能够重新参与到回忆中。”

  异 从惊悚冒险片变为人物喜剧

  《勇敢者游戏》比旧版在设置、场景上要豪华不少,剧情也从惊悚冒险片变为笑点更高的青少年物语片。以前的桌游变成了红白机,冒险的场景也更浩大,以前主角们只是在小镇上“趴趴走”,现在他们在真实的蛮荒丛林中进行真实的冒险挑战;另外,比起旧版几位玩家也多了特殊的技巧,虽然威廉姆斯的角色在片中没人替代,但新作中特意把角色们冒险途中经过的小屋命名为旧版中威廉姆斯扮演的角色“艾伦”这个名字,会让老影迷会心一笑。

  事实上,早在决定要执导该片时,卡斯丹就声称希望继承前作精神,但做创新调整,不同于旧作中青少年意外将大量怪兽放出,新作更突显几个角色被困在游戏身体里,以此将全部故事核心聚焦在人物上,卡斯丹认为,“即使有很多炫酷的特效和神秘的背景,但本片还是全靠几位主演撑场,可以说这是一部‘人物喜剧’。”

  新旧对比

  同 延续价值观

  前作中神秘有趣的冒险精神一直是影片备受推崇的原因,比起样板套路的故事,很多影迷都担心新作能否保持这种特别的冒险魅力,新版《勇敢者游戏》和旧版没有太多剧情上的关联,却做了不错的延伸和交代,延续了旧版的价值观:要想通关,一是要让自己变得更强大,二是要相信自己的朋友。在真实世界与虚拟世界中如何定义自己的人生?如果想定义的话,就要先了解自己、接纳自己、给自己信心和勇气。

  角色

  现实与游戏反差感制造笑点

  全片最有趣的看点建立在现实与游戏的“前后反差萌”上。当现实生活中的他们和游戏内的角色形象、地位完全相反,甚至连性别都被对调,很多原本看来顺理成章的事情在这种反差中变得非常幽默。

  扮演者强森、杰克·布莱克、凯文·哈特以及凯伦·吉兰几人之间的化学效应出乎意料。强森早已用自己在《地心历险记2:神秘岛》中的表演证明自己是丛林冒险王,同时他与哈特合作过2016年上映的爆笑电影《乌龙特工》。布莱克两年前在同样是根据奇幻童话故事改编的《怪物游戏》中担纲主角,这次扮演“困在中年油腻大叔身体里的17岁少女”,对他来说是小菜一碟。而最出彩的莫过于在《银河护卫队》中饰演幸运的吉兰,她在电影中要化身为一个穿着性感、擅长武术的打女,“我从不认为自己是帅气的打女,所以这次很明白玛莎的不自然,我在拍的时候流露出的感觉也是一样的。”

  ■ 专访巨石·强森

  参选总统尚需考量

  目前电影还是第一位

  如今片约不断、频频参与影视剧制作、创办电影公司,从各个渠道让自己越来越成功的巨石·强森,已经进入事业猛升阶段,他不久前公开表示要竞选2024年美国总统,“我对待自己的生活就像《勇敢者游戏》一样。”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巨石·强森,听他吐露在《勇敢者游戏》中扮演“弱鸡”的感受。

  新京报:面对重启,和很多人担心的“毁经典”,你有压力吗?

  巨石·强森:比起压力,我更多是享受拍摄的过程。我对原版非常尊重,我们整个团队都确定我们在做一部能够匹配原版的作品,你知道,过去20多年,一旦扩大电影的规模就会做出很多新的东西,而这些东西只要做好,大家都会认可的。

  新京报:以你这样的身材、体型去扮演一个学校里的青年“弱鸡”,是不是很难演?这次角色和你以前的硬汉角色差距太远,你怎么平衡?

  巨石·强森:我花了很多时间去想作为一个青少年书呆子是什么样子,其实我小时候也经常没有安全感,我可以体会到这个角色的内心世界。而怎么找到平衡,其实很简单,因为我入戏比较容易(笑)。只要导演叫开始,我就开始拍了,然后拍摄的过程中,脑子一直处于一种紧张状态,因为我这个角色在现实中很胆小,每一个动物和怪兽都想杀了我,我都会害怕,还没回过神来就已经在做(紧张样子)了。

  新京报:如果之后有了其他计划,还会继续拍戏吗?

  巨石·强森:你是指政治方面的计划吗?(笑)事实上,我对政治不是特别了解,我知道有调查说很多人都期待我当总统这件事,但我需要很多时间来准备,这些年要多关注时事政治,好好考量下自己适不适合做这个事情,再去参选。而近期时机还没有成熟,这几年“电影还是第一位的”。

  采写/新京报记者 周慧晓婉

新浪娱乐公众号
新浪娱乐公众号

更多娱乐八卦、明星独家视频、音频,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entertainment)